本報記者 桂傑 實習生 吳雪陽《中國青年報》(2014年09月28日03版)CFP供圖
  國務院近日印發《關於取消和調整一批行政審批項目等事項的決定》,取消了房地產經紀人、註冊稅務師、質量專業技術人員、土地登記代理人、礦產權評估師、國際商務專業人員等11項職業資格許可和認定事項。有評論認為,此舉將使“考證熱”降溫。
  近年來,不少在校大學生熱衷於考取各種資格證書。在一些人看來,這能讓他們在找工作時有更多“砝碼”。然而,有關人士指出,由於考試太多、證書太濫的問題突出,有的年輕人“手上拿著一大把證,可就是找不到工作”。
  “周圍的同學都在瘋狂地考,我也就跟風了”
  1米78的高個兒,中等身材,戴著黑框眼鏡,說起話來有理有據,夏天總愛穿著格子襯衫,讓周昊身上多了幾分書生氣。跟同齡人相比,黝黑的他看上去很穩重。
  今年讀大四的周昊,學的是公共事業管理專業。4年前,踏進大學校門時,他就在心裡給自己作好了規劃。他說,文科生一直以來就業壓力較大,作為一個男生,以後的擔子又很重,於是自己也加入了“考證黨”。
  雖然所學專業是教育方向,但周昊逐漸發現自己對人力資源方面更有興趣。在別人看來,畢業後當一名老師很不錯,在他心中,卻始終堅信“興趣是最好的老師”。他決定在學好本專業課程以外,自學與人力資源相關的課程。為此,在平時自習時他總是會帶上幾本與人力資源相關的書籍,沒課時旁聽人力資源管理專業的課程,“我不是科班出身,只有具備相關的基礎,在找人力資源相關的工作時才會有機會”。
  從大二開始,周昊在學生會工作,擔任學生會幹部,後來還兼任學院辦公室行政助理。“這些工作雖然不起眼,但卻一點點增強了自己對人力資源的興趣”。
  上大學以前,在同學眼中,周昊一直是個“靦腆的書獃子”,如今的他,同學聚會時侃侃而談。人力資源工作其中一塊是負責企業招聘和員工培訓,“我很慶幸之前做了很多與人面對面交流之類的兼職,比如家教和學院助理工作,這些讓我在與人溝通上輕鬆了很多”。
  儘管手裡已經有了英語六級、計算機一級等證書,他覺得還不夠。周昊決定報考人力資源三級,人力資源三級證書是從事企業人力資源相關工作的門檻,雖然只是相對優勢,卻也足以吸引大批學生爭相去考。
  去年3月,周昊和同學一起報了名。報名參加這個考試,一般都要在培訓學校里上課,培訓費400元,周昊當時猶豫過,“他們提供複習資料,請老師講兩次課,交了這麼貴的學費,心裡有壓力了,更會好好複習”,一想到這,他就打定主意報名了。其間,除了正常上課外,他每天5點起床背書。後來,周昊順利通過了考試。
  除了三級人力資源證,周昊也考過計算機二級。“周圍的同學都在瘋狂地考,我也就跟風了。”計算機二級要求比較高,學文科的他沒有相關的任何專業基礎,尤其是編程,學習起來很費勁。雖然花費時間比較多,但考了幾次都沒過,最後他放棄了。
  雖然這個考試沒有考過,周昊卻明白了一個道理,如果沒有任何興趣,拿到證的可能性和意義都不大。“跟專業相關,又有興趣,就可以考慮考證,興趣應該是考證的動力和前提。”於是,之前還準備考會計證的周昊暫時放棄了這個想法。
  被迫考證的“叛逆學生”
  李航(化名)是廣州一所高等職業學校模具專業大三的學生,在同學眼裡,他一直是一個“離經叛道”的學生。“因為我經常做一些讓他們意想不到的事情。”李航說。
  9月11日,他發了一條微博,稱自己被學校強制要求考數控證書。李航在微博中這樣寫道:“為什麼學校強制要求每個學生都要考數控證書,300元的報名費對我來說已經是半個月的生活費,作為一個學生,不明白為什麼學校會有這種霸王條款,不考就不能畢業。”學校的一位老師通過微博回應他說:“在目前,按照有關規定還是要按照要求去考。如果你有實際困難,就請你和機電學院領導報告一下,看看有沒有更好的解決辦法。”
  為了不考證,李航在微博里還@了廣州市教育局和廣東省教育廳等官方機構。“我也沒指望一定能得到解決,寫寫微博,心裡的不滿就發泄出來了。”李航深知,學校出面解決的可能性很低,但他還是希望能讓學妹學弟們免受學校的強制。還有幾天就要考試了,李航一點壓力也沒有。他說,這個證水分很大,過關率很高,還沒考已經知道3個題目了,“這樣的考試有什麼意義?”
  經過幾年的學習,李航發現自己對做技工的興趣並不大,畢業後不想從事技工工作,“相比對著一堆零件,我更擅長也更喜歡跟人打交道,做銷售之類的”。
  李航說,大一剛進校門時,老師就告訴大家,作為模具專業與製造的學生,需要有一個數控證書才能畢業。“說不上反感,但如果學校不強制的話肯定沒人考。”李航說,對他們來說,這個證的作用並不大,畢業從事什麼職業的都有,“就算有做技工的,也很少有人會幹一輩子”。
  在同學眼中,李航是“另類”的,大家都會做的事,他總是不屑於顧,而遇到這樣大家不敢反抗的事情,他總是毫不猶豫。上大二時,李航在微博上向學校提議安裝空調,最終得到了校方的回應,安裝空調已在學校計劃中。
  大學期間的兼職,讓他發展了自己的愛好,也發現了自己的優勢。一直都喜歡跟人面對面交流的他,在學校附近的各大賣場做導購,幾年下來,接觸了形形色色的人,李航發現自己越來越愛這類工作。“我報錯了專業,我更喜歡溝通協調類工作。”他說。
  儘管在微博上叫鬧了一番,可李航眼中沒用的數控證書還得考,“我們真悲哀。”他說。
  “超級學霸”的考證生活
  陳喬(化名)是一所985高校的歷史學專業學生,“超級學霸”是同學們對她的一致評價。
  學習、讀書幾乎就是陳喬生活的全部。基地班的課程很多,每天上完課,別人都往宿舍走的時候,她仍然堅持在教學樓或圖書館繼續坐上一小時,看看書,寫作業。“一回宿舍就沒有看書的心情了呀!我把手頭的作業都處理完,回去就能放開了玩。”大家都在為第二天的課程熬夜趕作業時,她早已完成了。老師要求寫英語作文時,大家的第一反應就是直接用谷歌翻譯,而她總是去圖書館認真地一點點寫完。到了期末,她的筆記總是被全班同學拿去複印,作為應考的複習資料。
  上大二時,他和周圍的同學一樣,爭相報名參加各類資格證考試,普通話等級考試、小語種培訓班、市場營銷證書……在她看來,“目前這種‘證書熱’的局面一時也不能消退,多考一個證應該更有優勢吧”。抱著這種想法,陳喬也準備考計算機二級。計算機等級證書中,二級比較難,過關率比較低。陳喬為此報了一個培訓班,每周末上課。雖然上完一周的專業課很累,但一想到自己交了幾百塊錢,她每次都堅持去。陳喬和一個學姐約好了要相互監督,每周六早上,打電話提醒對方起床,然後一起去校外上課。計算機課很多涉及編程,作為一個文科生,陳喬沒有相關基礎,很難跟上老師的步伐,於是她就在上完課後拼命地做題,100多道題做了3遍。
  為了考一個不知道將來有沒有用的計算機二級證書,陳喬的生活變得機械起來。每天早上早早地起床,然後去圖書館做練習題,8點多上課的時候再匆匆趕往教室。每次她都把不懂的記錄下來,利用課餘時間找計算機專業的老鄉輔導。
  去年9月,陳喬順利通過考試,拿到了計算機二級證書,“做了那麼多遍題,終於還是沒白做!”相比陳喬,很多考二級的學生只是報了名,聽不懂編程課便就放棄了。
  在剛結束的綜合測評中,陳喬的綜合測評成績名列班級第一,“我還沒想好去哪所大學上研呢,想到大城市闖闖!”陳喬說。  (原標題:證考得越多,越好找工作?)
創作者介紹

傢俱家飾

dt17dthts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