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關註 NEW CULTURE VIEW免費醫療行不商務中心通,“公費醫療”呢?來源:新文化報 - 新文化網
    房屋出租近期,“俄羅斯免費醫療”成為社會關註的熱點話題。國家衛生計生委國際合作司司長任明輝說,世界上從來沒有“免費的午餐”,所謂的免費醫療根本不存在。國家衛生計生委體制改革司司長梁萬年指出,在醫療衛生服務上,沒有一個國家是完全免費的。衛生部衛生髮展研究中心專家應亞珍也說,免費醫療在理論上不成立,在實踐中也行不通,免費會造成資源的巨大浪費(見本報今
  日B03版報票貼道)。
    打一開始聽港式飲茶說俄羅斯要搞免費醫療的新聞,我就覺得不靠譜,要麼這是條假新聞,要麼就是俄羅斯有關方面“瘋了”。因此在這個問題上,我同意我國醫療系統的官員和專家們的看法,免費醫療這種東西,儘管看上去很美,但實際上是行不通的。當然光這麼說讀者肯定不乾,你得解釋解釋為什麼。
    那麼首先第一條,就像任明輝司長所說的一樣,這個世界上沒有“免費的午餐”,只不過你支付成本的方系統家具式不一樣罷了。尤其對於政府福利來說,政府是不創造財富的,因此所有的福利,其實都是納稅人自己在支撐,換句話說,你在這裡獲得的,必將在其他地方失去,你所獲得的,必將是其他人的損失。所謂免費醫療,說到底就是納稅多的人給納稅少的人買單,健康的人給生病的人買單。
    看看奧巴馬的醫改法案兩黨都打成什麼樣了。共和黨為什麼反對,因為他們覺得這種對底層民眾的照顧侵犯了其他階層的利益,底層民眾是沒錢支付醫保的,政府更是窮得快破產了,所以說這筆錢最終還是其他階層出了。那其他階級能答應嗎。有人說了,就沒有點愛心嗎?有,但那是以自願為前提,通過慈善的途徑幫助窮人,我想沒有人會反對,但這種福利政策,基本上屬於強迫性質,強迫納稅人掏錢買單,好名聲卻都歸了奧巴馬政府。別忘了,這還僅僅是醫保改革,離免費醫療還遠得很。
    從平均社會財富,維護社會穩定的角度出發,一定程度的社會福利保障是必要的,但對免費醫療、免費教育這種東西,卻絕不要輕易叫好、支持。因為從技術層面上來講,它往往是難以為繼的。這種免費福利每年需要大量的財政支持,如果想要這項政策能夠持續下去,前提是你的經濟狀況必須始終保持高位發展,不能有低谷,否則不僅前功盡棄,而且驟然搶走民眾手中的福利,他肯定跟你急。看看著名的“金豬四國”,希腊的民眾已經跟政府“急眼”了,意大利、西班牙們也在崩潰的邊緣,他們現在全靠德國人“幫扶”著,所以再次當選德國總理的默克爾被媒體稱作“歐洲女王”。
    而免費醫療最大的問題在於,就像應亞珍專家所說的,會造成資源的巨大浪費。試問你有那麼多的醫療資源支撐這洶涌而來的病人嗎?免費就意味著“公用地”悲劇,過去看病花錢,所以大病中看,中病小看,小病硬挺,如今不要錢了,什麼病還不都得大看特看?浪費是一定的了。在這種供不應求的情況下,失去了價格杠桿,我們怎麼合理分配資源?靠排隊?靠搖號?靠職稱?還是靠走後門?有一點是肯定的,那些掌握了分配權力的人還不得活活美死?而這種情況下,醫療質量更是無從談起,能享受到免費的青黴素那就已經相當給力了。
  比如俄羅斯現在的醫療體制,你看病先去社區醫院,然後社區醫院的醫生才有權力給你轉到大醫院,你說這要是免費了,送紅包的大軍還不把社區醫院給踏平了?
    也許有讀者會問,你說了這麼多,有證據證明嗎?我們也不能因為你一頓忽悠就放棄瞭如此美好的願景啊?別說還真有證據證明,因為在我國的某個領域里,還真的就在某種意義上實現了免費醫療。當然名字不叫免費醫療,叫公費醫療。
    前幾天《中國經營報》刊登了一篇文章,談到了我國公費醫療的現狀,文章稱:“幾年前《中國青年報》報道,中國80%的醫療資源是為850萬以黨政幹部為主的群體服務的;一些幹部長期占據了幹部病房、幹部招待所、度假村,一年開支約為500億元。雖然不久前有關方面澄清說此報道不實,但是,真實的數字到底是多少,有關方面卻諱莫如深。”正好前兩天的另一則新聞為這個觀點提供了註腳,據《南方日報》報道:在日前進行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一把手訪談”中,廣州市衛生局副局長唐小平回應了“衛生局人均公費醫療支出最高”的問題。他表示,媒體在計算時,沒有將衛生局82名退休、14名離休人員計入分母,衛生局的人均公費醫療支出其實只有1萬多元,沒有媒體計算的人均2.87萬元那麼高。即使是一萬元,對於平民百姓來講也是可望而不可即啊。
    在公費醫療體制下,就像我上面所說的,無論大病小病,都會要求最好的服務,最好的醫生、最好的病房、最好的設備……浪費簡直是一定的。而為此買單的納稅人們,還在掛號窗口苦苦地排隊。話題到了這裡,已經不是免費醫療可不可行的問題了,而是被專家官員們論證不可行的免費醫療正在被光明正大地運行著,浪費自不必言,最大的問題在於這種公費醫療造就了巨大的不公正,就像養老保險一樣,成為一種特權的軌道。這種情況下,專家的言論算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呢,還是掩耳盜鈴呢?
    如果我們對免費醫療不可行達成了共識,那麼我覺得公費醫療和醫保就應該並軌,醫療特權也必須得到節制。但是看《中國經營報》的文章介紹,取消公費醫療改革的工作,卻在涉及到巨大特權的地方止步不前。雖然全國不少地方已經將普通公職人員的醫療保障納入了城鎮職工醫保範圍,但是一定級別以上的官員卻是例外。如果公職人員們一方面跟
  民眾說免費醫療行不通,另一方面卻享受著公費醫療,那麼這番言論又怎麼可能會有人聽得進去呢?這時候,明明是正確的觀念,卻因為言行不一而無法令人信服,相反卻可能進一步傷害政府的公信力。
    本報評論員 牛角  (原標題:免費醫療行不通,“公費醫療”呢?)
創作者介紹

傢俱家飾

dt17dthts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