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斯蒂芬·羅奇
  2008年,中國超過日本,成為美國最大的海外債主。在隨後的5年半時間里,截至2013年7月,中國購買美國國債的數量比日本多出8530億美元。中國所購買美國國債的數量占美流通在外的國債比例也從2000年的1.8%上升至2013年年中的10.7%。
  中國下註美國國債是將世界兩大經濟體捆綁在一起的相互依存關係的重要方面。這符合中國利益,因為人民幣將因此得以保持穩定,其對美元的升值幅度也得到限制。儘管自2005年7月,人民幣對美元已經升值35%,但鑒於中國龐大的經常賬戶盈餘以及快速增長的外匯儲備規模,人民幣的升值幅度本應更大。將這些儲備循環轉換成為美元資產使得中國能夠管控人民幣升值幅度,以保持出口競爭力。
  中國下註美國國債同樣也符合美國利益,因為這為後者提供了越發重要的外部資金來源。中國對於美國國債的需求也限制了美國利率的長期上升壓力。這同時也為其他資產市場提供了寶貴的支持,如股票市場和房地產市場等,這是美國國內需求,尤其是私人消費的支柱。
  不過,這一互惠互利的關係已變得不再可持續。中國首先意識到了這一點。讓失衡的中國經濟取得再平衡是“十二五”規劃的中心——擺脫對外部需求的過度依賴,轉向國內個人消費所提供的支持。在這一再平衡過程中,消費導向型的中國將會減少儲蓄盈餘和外匯儲備積累。這將限制中國對美元資產的需求,尤其是國債。的確,這將加大人民幣升值壓力,但同時也符合中國經濟增長的國內動因,因為更加強有力的貨幣將有助於內需增長。
  華盛頓的債務危機凸顯中國增長戰略中這一轉變的緊迫性。中國沒有理由繼續留在一條導致其腐壞資產不斷累積的道路上。10月中旬,華盛頓差一點就出現主權債務違約的狀況,2014年2月,美國還有可能會再次迎來世界末日般的後果。中國持有1.3萬億美元美國國債,再加上總額約為7000億美元的房地美和房利美等準政府債務,中國總計將大約2萬億美元投資到美國國債等相關債務上,相當於其外匯儲備的約60%。最終,這將令中國進行風險調整。
  中國政府的資產經理們——國家外匯管理局需要嚴肅面對安全形勢,拿出減少過多美元債務的應急方案。當然,國家外匯管理局不可能簡單地摁一個按鈕,就能把投資組合中的美元資產變為其他貨幣資產或者硬資產。任何此類行動都將給實體經濟帶來重大影響。中國投資組合的再平衡必須要伴隨著其經濟結構的再平衡。事實上,中國的新經濟戰略已經為這一結果做好了準備。“十二五”規劃中的消費導向型經濟模式為中國提供了一個吸收儲蓄的藍圖,同時也符合減持美債的轉變。
  新一屆中國領導層務必要認識到,他們已經沒有時間來深思熟慮經濟結構和外匯儲備組合的轉變。陷入機能障礙的美國政府不太可能自我修複意識形態上的單極化。儘管10月中旬美國避開了災難性後果,但沒人可以保證華盛頓不會重覆進行這一背信棄義的應急訓練。華府的災難將成為一個臨界點,使中國意識到繼續舊有模式的危險。即將召開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是中國新一屆領導人落實整體改革和再平衡戰略細節的重要機遇。陷入機能障礙的華盛頓傳達出的信息是:北京決不能揮霍這一機會。▲(作者Stephen S. Roach現任教於耶魯大學,是摩根士丹利亞洲區前主席,本文由王曉雄翻譯)
(編輯:SN090)
創作者介紹

傢俱家飾

dt17dthts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